“最不得已的选择”:字节跳动或被迫剥离TikTok_手机搜狐网

“最不得已的选择”:字节跳动或被迫剥离TikTok

图片来源:pixabay

在美国参、众两院相继投票通过了“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抖音国际版)”的法案后,TikTok在美国面临的困境无疑是雪上加霜。

但与之前遭美军封杀时只作了简单辩驳不同,这次,TikTok在宣布为美国市场提供就业的同时,似乎已经寻找“断臂求生”的可能性。

据金融时报和每日电讯报报道,两名知情人士透露,以风投公司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和红杉资本为首的投资者,正在与美国财政部和相关监管机构讨论这样一个计划:如果将TikTok与其母公司字节跳动拆分,并建立起防火墙,解决美国对其国家安全的担忧,并最终对TikTok进行收购。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称,一旦能完成收购,字节跳动将在境外业务中只保留无投票权的少数股权。

对此,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室主任薛力在7月23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字节跳动不会轻易放弃拓展海外市场,但这可能也是最不得已的选择。

时代财经尝试就此事联系字节跳动海外市场公关部门进行核实,截至发稿,该部门未作任何回复。

”封杀“气氛日益浓厚

这是继在第一大海外市场印度遭遇禁令后,TikTok在第二大海外市场美国遭到的实质性打压。

近日,美国众议院及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均投票通过了两条内容几乎相同的TikTok限制法案,至此,禁止美国公务员在工作设备上使用TikTok距离进入立法程序更进一步。

但事实上,单纯从此项禁令来看,TikTok受到的直接影响可能微乎其微。

对此,薛力指出,相对于TikTok在美国已有的近4000万用户数来讲,受到限制的近300万美国公务员的数量只是少数,而且该法案并不限制公务员在私人手机上使用TikTok。

根据移动应用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统计,截至2020年4月底,TikTok在美国的下载量为1.65亿次。

另据移动应用分析公司eMarketer此前报告显示,TikTok美国用户群在2019年增长了97.5%,达到3700万人,预计2020年将增长21.9%,达到4540万人。

“这只是一次象征性的打压,理论影响大于实际影响,需要担心的可能是此举的辐射效应。”薛力说。

值得一提的是,据美国科技媒体FCW报道,该禁令还被包含在美国下一财年的国防预算草案中,将与其它数十条法案一并提交参议院审议,其中若有任意一条法案不通过,这条“TikTok公务员限制令”就无法立法实施。

而该预算草案中也不乏其他有争议的内容,例如其中就有白宫曾公开反对的一条法案:以即将退休的众议院议员桑伯里的名字重新命名某军事基地。

但TikTok在美国市场上面临“封杀”的威胁气氛日益浓厚。

据路透社7月21日报道,特朗普竞选团队自上周末已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投放政治广告,声称“TikTok正在监视你,监控你手机的剪贴板里有什么”。

与此同时,在CNN的有关报道中更提到这些政治广告还会提供一个调查问卷的链接,调查受访者是否赞同在美国“封杀”TikTok,并号召他们向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捐款。

对此,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于23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认为,TikTok公务员限制令遭否决的可能性不大,虽然美国两党之间分歧越来越大,但出于各自谋求政治利益的考虑,两党目对华态度确是一致的。

曾经的明星级应用

在美国,TikTok是一款相当成功的社交应用,极受美国“Z世代”的欢迎,甚至有“TikTok青年改变世界”的说法。数据显示,自2016年进入美国市场之后,TikTok迅速占据了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的下载排行榜前十,一度位居榜首。

华尔街日报此前曾报道称,TikTok是美国年轻人群体中“令人愉悦的绿洲”。而纽约时报的社论也认为,在疫情中需要社交隔离的时代背景下,TikTok已经成为了年轻人进行创意表达和保持人际交流的重要平台。

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TikTok(包括抖音)在2020年一季度的全球下载量达到3.15亿次,季度下载量超过历史上任何其他移动应用。

TikTok官方曾于去年表示,在美国每月2650万TikTok应用活跃用户中,年龄在16至24岁之间的用户约占60%,该年龄段群体的用户数已经接近饱和。

值得注意的是,甚至连美国陆军都曾在TikTok上开设官方账号用于吸引年轻人入伍参军,但后来在参议员舒默的建议下,美军已被禁止使用TikTok。

不仅如此,美国科技论坛Blind还曾在6月17日发布的一篇统计报告中指出,字节跳动正成为美国最受求职者欢迎的科技公司,尤其是Facebook、亚马逊、谷歌和优步等公司员工的热门跳槽选择。

该论坛通过对站内搜索和浏览记录进行分析得出,字节跳动已经成为其平台上搜索量增长最快的科技公司。今年5月,与字节跳动相关的信息在Blind上被搜索了近1.3万次,是1月份的10倍。

甚至连美国最大的网络流媒体服务提供商Netflix(奈飞)也在其二季度财报中表示,TikTok的增长令人震惊,并将其视为需要认真对待的竞争对手。

但就是这样一个发展势头迅猛的明星企业却遭到了美国政府的不公平对待。

此前,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曾于2019年2月指控TikTok非法收集儿童的姓名、电子邮件地址和其他信息,侵犯了美国《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最终事件以罚款570万美元(近3812万人民币)收尾,成为该机构在美国儿童隐私案件中做出的最大一笔民事罚款。

华尔街日报指出,由于TikTok在美国年轻人中十分流行,因此在早前美国黑人弗洛伊德之死事件发生后,TikTok呈现出了部分美国警察的暴力行为,而许多年轻人也都在TikTok上宣泄和表达自己的政治倾向。

尽管字节跳动不允许在TikTok发布任何政治广告,但该平台如此受大众欢迎,以致这个本来用作娱乐的应用,不可避免地成了美国政治活动的网络场所。

而这或许是导致TikTok被美国政府“盯上”的原因。

如何自救?

尽管通过聘请迪士尼前高管梅耶担任首席执行官、将服务器设在海外、与国内市场隔绝等多种方式,TikTok已经高度独立并尽力融入国际市场,但它似乎仍然逃不出被美国部分政客操弄下的政治打压的阴影。

目前,当国内用户打开TikTok官网时所显示的界面。(图源:网页截图)

据悉,TikTok目前在美国已拥有约1400名员工,而今年1月仅有不到500人。此外,TikTok还在7月22日宣布,将在美国市场未来三年内增加约1万个工作岗位。

但在美国政客无端发起的政治打压下,即使美国国内急需增加就业,TikTok释放出的善意和作出的努力可能是徒劳的。

白明指出,如果美国政府从经贸发展的角度考虑,增加就业当然会受到欢迎,但如果美国政府抱着“冷战”思维不放,那么企业的任何举动都将毫无意义。

而在此情形之下,字节跳动将TikTok通过出售给美国投资者,或许是“断臂求生”的唯一途径。

事实上,关于将TikTok出售给美国的言论流传已久。而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曾在7月16日表示,预计TikTok会从中国的母公司剥离,转而作为一家“独立的美国公司”运营。

但白明认为,即便TikTok“断臂求生”,也仍有被美国政府继续打压的风险。“如果美国政府不能走出冷战的思维误区,它仍然可能以国家安全的幌子,继续用监管、调查、罚款甚至是扣押的方式打压任何公司。而且不仅仅是TikTok,所有海外企业的财产安全都将受到威胁。”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20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