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7亿网民,问题是,另外7亿人在哪?_手机搜狐网

中国有7亿网民,问题是,另外7亿人在哪?

最近在做一些自媒体的统计,先说几个数字吧。截止2016年底,公众号的数量达到1200万,预计今年将达到1500万。同时,中国网民数已超7亿,微信的月活就有6.5亿,其中男性用户是女性的2倍。然而,有三个增长率却在断崖式下跌:网民增长量,APP上架量,和新开公众号量。其中三分之一的公众号已经断更,平均图文打开率只有4.6%。

(数据来源:艾媒北极星)

这些是大数据,什么概念呢?从体量上看,中国还有6亿人不是网民,女性中还有4亿人没有用微信,按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可从饱和度上看,增长率下跌已成事实,未来一两年间,不管是做APP的还是开公众号的,都会触摸到天花板。去年投资降温,今年工作难找,巨头合并,创业大潮死亡,都在预示着:这个市场即将锁死。

这让我很迷茫。北京拥挤的地铁里,是个人类都拿着手机,我认识的人类中,是个女性都在用微信,可这个国家还有一半的人口呢?还有一半的女性呢?如果数字不会说谎,那是否没有接入网络的人就没有存在感,他们的声音也不会被听见。我们和他们,是不是被隔绝在了两个次元,还是我们已经生活在了黑客帝国里?

那可不是9比1或者8比2,是同等体量的好几亿人啊。中国每2个人就有1个不用微信,如果你能看到这篇文章,并且好友数量超过300,就已跻身前10%的用户了。我们熟视无睹的世界、习以为常的圈子、接受过的教育、游历过的地方、所从事的工作,注定会在这个比例很小、程度相似的阶层相遇。一切关于10万+、流量变现,超级IP等等“概念”,是只有这个圈子才听得懂的“暗语”。

每一天,都有千亿的资本通过这些暗语流动,流动在每一个敲键盘、P图、想标题的办公桌前;流动在街头每一辆共享单车的传感器上;流动在每一个闪烁着新单的打车软件中。你我都是旋涡中心的受众,渴望在浪潮的搏杀中实现阶层跃迁与财富自由。

而这些,只是再基础不过的互联网业务。更不用提人工智能、神经网络、机器学习、大脑接口……那是更小圈子才能听懂的暗语,有更大的资本围绕这些暗语角逐,参与者已无需担心阶层与财富,只渴望实现这些近乎于神话的“概念”,重塑“人类”的定义,为整个物种开启下一个纪元。

图示:开放互联网数据项目发布数据集示意图

只是下一个纪元,可能不再为了“整个物种”,而是突破了两极分化的阈值,进入了超人与凡人的两个亚种。

因为这一切真的太快了,而人口比例太悬殊了。如果说古埃及的法老与中世纪的贵族,比起奴隶与农夫,只区别于概念赋予的地位和财富。那今后超人与凡人的区别,会上升到基因、智力与体能上。因为这一次不只是工具的升级,而是人类开始改造自身。身体发肤不再受之父母,感知官能从物理层面上改变,那只10万年前走出东非的猿人,有史以来将第一次登上造物主的舞台。

我虽然浪漫,但绝不会天真地以为,地球上的70亿人都会携手登台。

回到开篇那些数据,寥寥几笔我百度了半天,比照了5份报表才敢落笔。边查边问自媒体狗,却发现很多人都不知道,更惊讶于关键数字的下跌。这个反应也让我惊讶,如果做互联网的,连关键数据和趋势都不了解,又如何会顾及那些半年不用互联网的人?

为什么朋友圈里讨论的,永远都是增粉、爆文和10万+,却没有一个人提问过:怎样让另外一半人口用上网络?

也许你会说,他们不需要被关注,因为不在我们的服务范围里,没有利益往来。那么,我们和那些捣鼓黑科技、即将成为超人的人,又有什么利益往来吗?如果这个逻辑成立,你我阶层跃迁的天花板就到此为止了。

也许这只是未来种种可能性的一种,但不至于悲观,我更欣赏海贼王里贝基的一句话:“你只不过是能看到一点点的未来,就算看不到那些,能够改变未来的权利,对每个人来说也是平等的。”

如若不然,谷歌的热气球计划,为何不计代价地想要普及WiFi?Facebook为何想让每一个人都有上网的权利?工具终归是工具,只要没经过图灵测试,它的使命便取决于使用者的愿景。我们为什么要关注那些不被听到的人,为什么要知道还有一半人口半年都不上网?为什么要追问他们在哪里、过着怎样的生活?因为“人性”普世共存的,超越人种、阶层与国籍,而非某一个圈子独知的暗号。未来有没有希望,不取决于他人是否有希望,而是每一个“我”都要心怀希望。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