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俩的村医情结(组图)-新闻频道-手机搜狐

手机搜狐

SOHU.COM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组图)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父子俩的村医情结

在胶州胶莱镇的前韩村,有一间看上去并不起眼的村卫生室,如果不留意,还会以为那里只是一家普通的农户。卫生室的主人则是该村年近花甲的老村医韩明世和他医学院毕业的儿子韩旭凯。每天早上五六点钟,这里都会准时开门,方便四乡八疃的病患乡邻来这里寻医问诊,这种传统已经延续了30多年。这间普通的乡村卫生室,也早已成了附近村民们最信任的地方之一。

1974年,时年20岁的韩明世成为了村子里第一批赤脚医生。平时,他跟着生产队一块参加集体劳动;闲时,他便背上药箱走街进户,哪家人有个小病小灾的给瞧瞧。到了1980年,村里成立了卫生室,当时一共有三名医生和一间土屋,几年后,另外两名卫生员因生计原因都先后离开,韩明世便成了村里唯一的一名村医。不论白天黑夜还是刮风下雨,也不管是村东村西本村邻村,只要是有急病患者,韩明世会立马放下手中的活计,背上药箱出诊。再后来,几经变迁,韩明世有了自己的个人卫生室。岁月匆匆,这一晃就又是20年头过去了。

在韩明世的卫生室里,记者看到前来就诊的人挤满了不大的屋子,有邻村的,还有不少是外乡镇的。韩明世在旁边的诊室里给人听诊开药,儿子韩旭凯则忙前忙后帮着照看打吊瓶的病人。“以前,家里就我一个人,来的人一多便忙不过来,碰上年老体弱的还得上门就诊,有时甚至吃不上口热饭。”刚忙活完的韩明世一边擦拭额头的汗珠一边告诉笔者,“不过现在好多了,有儿子回来帮我,比以前轻松了不少。”谈到医学院校毕业回村行医的初衷,儿子韩旭凯微笑着说:“在这个村里,年轻的没大有干这个的,有学的也没有打算在家干的。现在虽说交通发达了,但是下面的村子离镇医院还是得有一段距离,一些小病小灾的急症患者就更不方便,我还是觉得农村离不开像俺爹这样的人。”也是出于这种考虑,韩旭凯在择校时决定学医,回家继承父亲的事业。去年秋天,韩旭凯与潍坊医学院毕业的女友结了婚,经过多次沟通,最终女友决定年底辞去医院的工作,也到卫生室和他们父子俩一起做乡村医生,专门给村里的妇女看病。

下午四点多钟,村里的孩子放学了,由于天气干燥寒冷,卫生室里又添了许多“小病号”,老韩忙着给孩子们挂吊瓶,而儿子则麻利地为他们灌好暖手的小热水袋,并时不时地检查着药水的滴速、询问着孩子们的感受。记者这时才注意到,来这里打点滴的,不管大人孩子每人手中都捧着个热水袋。老韩说,冬天寒冷,液体药剂温度低,长时间的注射病人会受不了,拿个热水袋就舒服多了。一位来自邻镇的老人躺在病床上告诉记者:“韩大夫这人照顾病人细心周到,药价也便宜,一般感冒花个四五块钱就能搞定,挂个好一点的吊瓶也就几十块钱。俺有个头疼脑热的一般都来他这儿。”

室外日头已经落山,但是卫生室里还有很多村民在等着看病,像这样忙碌的生活,父亲韩明世已经习以为常了,而他工作了两年的儿子如今也已经慢慢地习惯了。年轻的儿子愿意把这份服务乡邻的“接力棒”接过来,继续传递下去。

精选